L080923164861

 

国家能源局:浙福特高压项目输电能力发挥不充分

2018-04-10 10:54
0
分享到:

原标题:国家能源局:浙福特高压项目输电能力发挥不充分

2015年、2016年,浙福工程年平均功率分别为18.28、19.46万千瓦,仅分别为设计能力的3.6%和3.8%。

在2014-2015年投产十项典型电网工程运行约三年后,大部分实现了设计预期的功能,但部分工程运行最大功率未达预期,输电效益未充分发挥。

4月8日,国家能源局发布的《浙福特高压交流等十项典型电网工程投资成效监管报告》(下称《报告》)指出上述问题。

能源局此次监管的十项工程,包括特高压工程四项,分别是浙福工程、哈郑工程、溪浙工程、糯扎渡工程)、跨省区联网工程一项,即兰州东工程,电源送出工程两项,溪洛渡工程和糯扎渡工程、网架加强工程三项,唐山乐亭工程、内蒙古武川-察右中旗-汗海输变电工程和天一工程。

《报告》表示,由于负荷预测偏高、市场供需变化较大、工程建设与电源发展不协调等问题,部分工程投运后输电能力发挥不充分,工程利用小时数偏低。

例如,哈密南-郑州±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下称哈郑工程)、浙北-福州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下称浙福工程)、浙江天一-春晓Ⅲ回输变电工程(下称天一工程)等。

浙福工程,指的是浙北—福州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公开资料显示,该工程于2013年3月获得核准,2014年12月投运。整个工程包括四站三线,起点为浙江的浙北变电站(扩建),经浙中、浙南变电站,止于福建的福州变电站。

按照工程核准文件,浙福工程是为了“提高华东电网供电可靠性,加大接受区外电力能力,满足福建与浙江联网送电需要”。建成投运后,将与淮南-浙北-上海特高压交流工程和向家坝—上海、溪洛渡—浙西、锦屏-苏南等特高压直流工程相互支撑。

《报告》指出,工程投产以来,发挥了一定的联网功能,但输电能力发挥不充分。

2015年、2016年,浙福工程实际运行最大功率分别为135、170万千瓦;年平均功率分别为18.28、19.46万千瓦,仅分别为设计能力的3.6%和3.8%。

该工程年利用小时数也保持在较低水平,2015年、2016年分别只有314、334小时。

哈郑工程,起于新疆哈密南换流站,止于河南郑州换流站,途经新疆、甘肃、宁夏、陕西、山西、河南6省,设计输送容量为800万千瓦。

但根据《报告》,自2014年1月27日投产以来,哈郑工程最大输送功率一直低于设计水平,维持在500万千瓦以下。2014-2016年实际利用小时数分别只达到了1650、3136和4033小时。

作为浙江省网架加强工程的天一工程,于2015年投产。它实际最大输电功率为53.5万千瓦,仅为设计能力的27.3%。2016年送电约22.8亿千瓦时,累计利用小时数1163小时,利用率不足。

上述《报告》还指出,大部分工程运行情况总体良好,但溪洛渡、糯扎渡工程输电损耗偏高,哈郑、糯扎渡、溪洛渡工程的部分可靠性指标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此外,糯扎渡工程由于送端接地极建设进度受阻、方案多次调整,导致投产时间晚于计划近两年,造成同期建设的水电站发电能力受限。

溪洛渡工程、溪浙工程还存在接地极与油气管道距离较近而相互影响的问题。尤其在负荷集中的发达地区,难以通过地理空间避让的方式消除彼此干扰,导致直流工程运行方式受限,灵活性降低,输电损耗增加,短时输电能力下降。

根据《报告》,此次监管的全部工程造价均未超核准投资,但浙福、溪洛渡、糯扎渡、溪浙、哈郑工程单项突破核准规模或投资较高。

在对电网工程建设程序进行监查时,国家能源局发现个别工程未核先建。武川工程于2013年9月获得核准,但于2012年5月,在未获得政府核准的情况下,已提前开工建设。

国家能源局还组织相关机构对往年检查过的部分典型直流工程进行了“回头看”,这部分工程总体运行良好,运行效益逐步稳定,但大部分直流工程平均利用小时数不足5000小时。

来源:界面新闻

福特 输电 高压 能源 能力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ad3
联合国人居署主任:对自发城市化说不 2016/12/27

联合国副秘书长、人居署执行主任华安·克洛斯站队规划城市化,认为自发城市化道路行不通,并对部分发展中国家正在重走发达国家的旧路感到担忧。他曾任巴塞罗那市市长,此前从事城市相关工作近30年,具有丰富的城市管理经验。他认为,只有规划城市化才能使城市真正发挥城市化的优势,成为创造财富、就业的源泉,共存包容、文化交流的理想之地。

下载PDF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