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80923164861

 

遗产保护|高档住宅与世界文化遗产能做邻居吗

2017-12-07 11:19
0
分享到:

原标题:遗产保护|高档住宅与世界文化遗产能做邻居吗

一般来说,城市空间在追求秩序的过程当中,有不同的混合和并置的开发方式。这在城市设计领域,已然不是什么新奇或独具创造性的空间认识论。但是如果将这种组织方式应用于文化遗产领域,那牵涉到的不仅仅是形式的问题,还有混合与并置在空间距离上引发的矛盾,以及由此牵连出的一系列公平与正义、有序和无序的问题。

近年来,在京都旧城内闹得沸沸扬扬的住宅开发项目J.GRAN THE HONOR(日文名:下鸭糺之杜),正是由于这种空间上的混合、并置,在距离上所引发的争论。该住宅开发项目位于世界文化遗产下鸭神社的地权范围之内,建设用地与下鸭神社的遗产保护范围仅一路之隔。由于其高端地产的功能定位以及与世界文化遗产毗邻的地理位置,使得该项计划一经宣布,旋即在日本社会引发热议。

住宅开发项目与下鸭神社位置关系平面图示。图片引自项目部资料

住宅开发项目与下鸭神社位置关系鸟瞰图示。图片引自项目部资料

源起:由财政困境引发的保护与开发之争

下鸭神社(日本官方称之为“贺茂御祖神社”),因京都三大祭典活动之一的“葵祭”(又称“贺茂祭”)而知名,并于199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遗产保护范围包括神社建筑群和周围被称为“糺之森”的全部林地。

糺之森占地面积约12公顷,是下鸭神社境内的原生林。室町时代的应仁之乱(1467-1477年)烧毁了境内近七成的林地面积,之后于明治时期颁布的土地没收命令《上知令》使糺之森减少至如今的面积。日本经典著述《枕草子》与《源氏物语》对这片原生林地均有记载。由于这片林地较好地保持了京都地区古代山地野林景观的原始风貌,因此与下鸭神社共同构成了该区域的圣地景观。

目前,糺之森境内生长有大约40种树木,其中以榆科的落叶树为主要树种。然而由于林地长期疏于打理,常绿树开始大量生长,严重影响了糺之森的原生生态系统,也给其原始的遗产价值带来破坏。但是由于经费不足,糺之森的整备计划迟迟无法实施。

2016年下鸭神社“葵祭”。

下鸭神社“糺之森”   作者 图

此外,按照传统下鸭神社每21年需要举行一次“迁宫”仪式,在该仪式中大约有70栋神社建筑需要进行修复或重建。而每迁宫一次,所需费用大概为3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1.76亿元)。由于社会的发展变迁以及国民经济长期不景气,2015年4月下鸭神社在进行第34次迁宫过程中就遭遇到经费不足的困境。尽管国家已经提供了8亿日元的补助金,社会和企业也对该仪式进行了10亿日元的捐赠,但还是无法达到迁宫所需要的费用。

为了缓解这种困境,下鸭神社创造性地提出“出租土地使用权50年”的计划,并且每年收取土地使用费8千万日元(50年累计土地使用费将达到40亿日元)。该计划允许在指定范围内,建造具有固定土地使用年限的公寓住宅,住宅购买者则需要与下鸭神社签订50年期限的土地使用协议。土地租约到期后,公寓所有者按照协议拆除建筑,并将原始土地返还下鸭神社;而下鸭神社则可将这笔土地出让金用于原生林的维护以及迁宫所需费用。

然而,由于土地租期是50年,虽然此举可以缓解下鸭神社此次迁宫所遭遇的财政难题,但至于下一次迁宫费用究竟该从何处获取,则是下鸭神社不得不继续思考的问题。近年来,下鸭神社斥资6亿日元购买了神社周边的土地用作不动产开发,希望以此拓宽资金的来源渠道。

下鸭神社    作者 图

虽然很多人对此表示支持,认为“面对现实、找到切实可行的方法,使这些文化遗产和传统习俗能够在当代继续传承”最为重要。但还是有不少人加入到反对的行列,他们主要担心这种开发方式会助长对文化遗产的变卖以及变相消费的行为。此外,根据项目提出的规划,建设用地内将有45棵大树将被砍伐或移栽,其中不乏树龄超过150年的古树。反对者担心这项计划会破坏糺之森的圣地精神,也会使其学术价值大打折扣。因此,反对者发起联名行动以抵抗这项开发计划。

2015年,糺之森未来协会在2个月之间便收集到5100份签名,并于当年7月向下鸭神社和市政府方面提出反对意见。在这之后,该协会又陆续收集到超过1000份签名。虽然住宅开发项目的建设用地在产权上归下鸭神社所有,但由于建造区域并不在遗产指定范围之内,这便成为该项目在引发巨大的社会争议之后,仍能顺利进行的主要原因。

住宅建设用地范围与建筑规划位置图示。  作者 绘

本质:日本神社普遍遭遇的经济难题

实际上,在日本神社出现财政问题的情况并不少见。2012年,位于京都上京区丰臣秀吉家的出世稻荷神社就因建筑老化,无力维修,不得已变卖原有土地,被迫迁移到了左京区大原的位置。由于该神社建于明治维新以后,并未获得文化遗产保护身份,所以建筑维修费用一直都是该神社绕不开的难题。

此外,位于京都御所东侧的梨木神社也面临着高档住宅开发建设的问题。对于神社而言,由于其并不向公众收取参拜费用,因此依靠奉纳、出售护身符和算命签,以及举行祈祷仪式和婚礼庆典成为神社主要的经济来源。这些收入对于神社的日常运营来说已经足够,但当面对数十年一次的迁宫仪式,很多神社都无力承担,社会捐助成为这些神社唯一可以依靠的财政支柱。因此,对于那些目前仍保留在市中心的神社,尤其是那些没有获得保护身份的神社而言,文化上的保护和财政上的困难本身就是一对难以调和的矛盾。

梨木神社住宅开发项目。图片来自齋藤恵. カフェ・ド・エルサイトウ. 2015.2

对于下鸭神社而言,除了本身就是世界文化遗产之外,由于神社内的东西本殿已被指定为日本国宝,受到《文化财保护法》的保护(注:文化财是日本对文化遗产的称谓),所以并不涉及重建和更替等事宜。但是对于其他非国宝单位的社殿进行大修,例如更换由桧皮搭成的屋顶,却是自古便沿袭下来的传统习俗。因此,在面对财政困难时,如何在现代社会继续保持传统,并顺利传承至下一代却是不得不思考的难题。

实践:对世界遗产邻里空间的低调介入

J.GRAN THE HONOR由下鸭神社委托竹中工务公司进行设计、建造,并由JR西日本不动产对住宅进行管理和运营。该项目的用地范围原先是一家株式会社所租用的收费停车场以及一家研修道场的所在地。开发计划公布之后,这片区域便被指定为“下鸭神社周边特别修景地域”(注:在日本,所谓“修景”是对保护区内的一般建筑进行改造,使其尽可能的与传统建筑保持统一或协调的风格)。

这个分类标准与日本城市规划法中规定的景观地区相比,制度方面的要求更加严格。因此,这里的住宅设计统一采用传统的日式风格,并将“森林景观带的保全”作为开发项目所确立的第一个主题;同时在保留榆科植物的基础上,迁走杂乱树种,引入榆科的其他树种来丰富植物的多样性。

规划公布以后,京都市政府与开发商进行了协商,要求基于遗产地景观保护的需求,减少计划户数。协商的最终结果是:设计建筑户数107户,总占地面积9648平米,建筑层高为3层(为控制建筑高度,首层下沉半层),户型面积66-84平米,阳台面积11-18平米。至于建筑售价,每户的价格可达6250万至1亿3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66万至588万)。

以笔者的考察为例,位于一层沿表参道的107户,该房型的使用面积为68.3平米(含一间西洋卧室与一间和室),目前的售价为89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30万)。该项目的竣工时间为2017年4月下旬,住户入居时间为2017年6月下旬。

据笔者采访所知,目前该住宅的销售量已经超过六成,大多数购房者并非本地人士,而是来自关东地区的富裕阶层,这些人将此套住宅定位他们为在京都的别墅。如此看来,该项目自推出以后,虽然争议不断,但就市场反响来看取得的效果还不错。这种消费方式在遗产税极高的日本,尤其对富裕阶层而言,并不算新鲜。

J.GRAN THE HONOR住宅建设规划图。

该项目的开发理念为“森林景观带的保全”以及“和风与景观的共生”。至于后一主题的实现,该项目则通过4个设计手法予以实现。

1)社家町氛围的传承

社家是由世代侍奉神社的神职人员所组成的大家庭,社家町则是由这些神职人员的住居与神社一起组成的街区类型。然而,从大正年代开始持续到昭和时代的土地调整计划,使下鸭神社周边超过半数的社家住宅消失殆尽,社家町的历史风貌受到极大的损害。

为了较好地继承社家町的传统氛围,该项目的建筑设计采用传统日式建筑中常见的覆瓦形式。建筑分为三层,建筑高度控制在10米,其中第二层和第三层的位置设置和式屋檐,以形成明显的明暗对比关系和阴影效果。

J.GRAN THE HONOR住宅建造后的街区氛围。  作者 图

J.GRAN THE HONOR建筑设计图。图片引自项目部资料

2)舒适的表参道空间

该项目对表参道的路幅进行了适当拓展,在增加行道树的同时,于建筑物和表参道之间设置树篱作为过渡空间。此外,在过渡空间中还设置了一道日式围栏,对公私空间予以划分。

表参道改造规划图示。

表参道改造后的景观风貌。图片引自项目部资料

3)建筑布局

该项目由8栋建筑组成,由于每栋建筑的尺度都很小,再加上首层做了下沉式处理,所以这些建筑都被掩映在树丛中,整体效果上与周边环境并不突兀。

掩映在树丛中的建筑布局图示。图片引自项目部资料

住宅建成后的建筑立面效果。  作者 图

4)濑见川的整备

从北向南流淌的濑见川原本距离表参道较远,参拜者走在路上根本无法看到。因此该项目对濑见川的水系进行了调整,使其可以沿着表参道缓缓流淌,形成独特的水道相依的表参道景观,使濑见川变的真正可“见”。

J.GRAN THE HONOR水系空间的处理。 作者 图

网站“京都市情报馆”刊载了对这个项目的评价:由于该地块与临近的下鸭神社在景观价值上所处的地位不同,因此该方案并未对世界遗产带来不良影响。通过对该项目的审查,可以发现该项目甚至增强了下鸭神社作为世界遗产的价值。而根据对入居者的访问,一些住户认为自己就像生活在下鸭神社当中,在这种氛围的感染下或许才能更好地体味京都文化的代表精神。

J.GRAN THE HONOR住宅室内空间设计。图片引自项目部资料,照片所示户型即笔者考察的107户

未来:从传统社家町到新型地缘社会的构筑

纵观高档住宅与世界文化遗产的邻里之争,该项目最大的亮点莫过于创造性地提出,在遗产地周边利用合理的介入方式,将社会资本注入到遗产保护的进程中来。

在此案中,入住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些住宅在50年后将要被拆除的宿命,但都心甘如怡地加入到遗产保护的队列中去。比起单纯的公益性捐助,这种社会性注资方式或许更易获得多数人的拥护。而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一方面是在消费文化遗产地的价值,另一方面却又在创造着遗产价值。如果有合理的法律手段对介入方式和介入力度予以明确规定,这种介入不失为遗产保护创新方式的一次有益尝试。

而如何杜绝开发项目在升值后沦为个别人的别墅区,从而将遗产价值的一部分据为己有,则是值得我们从此案中学习的地方。起码在这里,遗产的增值是互利的。

当然,这也为我们打开了一个崭新的思路:对于文化价值比较高的历史建筑,例如寺院、美术馆和博物馆等,是否可以通过定期出租土地使用权的方式,同时通过相关法律约束开发行为,达到土地增值获利和遗产保护的双重功效呢?

随着社家町的逐渐瓦解,新开发的住宅项目不断出现在一座又一座神社的旁边。但这对神社文化的传承未必就是一件坏事,以京都著名的祉园祭为例,以往祭祀活动的主要承担者是街区里年纪较大的老一辈。近年来,由于新居民的不断迁入,这些新鲜的社会血液不断成为当下庆典活动的主要成员。

我们可以预见的是,这项传统的庆典活动必将持续下去,而唯一发生改变的则是活动承担人。从传统的社家町到当代新型地缘社会的构筑,日本神社的传统文化在筚路蓝缕中不断探寻着新的出路。

来源:澎湃新闻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ad3
联合国人居署主任:对自发城市化说不 2016/12/27

联合国副秘书长、人居署执行主任华安·克洛斯站队规划城市化,认为自发城市化道路行不通,并对部分发展中国家正在重走发达国家的旧路感到担忧。他曾任巴塞罗那市市长,此前从事城市相关工作近30年,具有丰富的城市管理经验。他认为,只有规划城市化才能使城市真正发挥城市化的优势,成为创造财富、就业的源泉,共存包容、文化交流的理想之地。

下载PDF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