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80923164861

 

城市产业 | 谁的城市?当市民开始抱怨游客过多,城市营销该如何继续?

刚刚
0
分享到:

原标题:除了抱怨游客过多,城市旅游业还应怎样发展

克罗地亚的杜布罗夫尼克(Dubrovnik)已经开始限制历史老城区的旅游者数量。(图 Roman Babakin)

八月的威尼斯充满了游客,威尼斯的旅游部门主管称,“那时候的威尼斯简直是在经历一场战争”。而在克罗地亚杜布罗夫尼克的历史老城区,市政府正采用摄像头监控和限制蜂拥而至的游客;在巴塞罗,市政府通过了禁止在城市中心建造新的酒店、青年旅社和游客公寓的法令,以求遏制客流的增长。

这些新闻把城市旅游业推上了风口浪尖。然而,“旅游业过度开发”导致不得不控制客流,只是当下城市旅游业发展的众多趋势之一。其实,社交媒体、共享经济和人们喜好的变化,都深刻地影响了城市的旅游业。

为了理解这些趋势,citiscope采访了Toposophy的智囊彼得·乔丹(Peter Jordan)。Toposophy是主要经营伦敦和雅典业务的旅行社,最近他的团体发表了一份宣言,宣言认为旅游业正在发生变革,城市旅行社也应当顺应新的情势进行变革。“欧洲城市营销组织”(European Cities Marketing)也参与了宣言的制订,这是一个旅游委员会和城市营销组织组成的协会,旨在帮助欧洲的城市政府一臂之力。

宣言的一个关键论点是,这些旅游组织必须将重心从吸引游客转向吸引人才——访问者、技术工人、投资者和商务人士。在今天,营销一座城市意味着提升在这座城市生活的每一个人的体验——而不仅仅是游客。

问:一些欧洲城市的居民抱怨游客太多了,这些游客正在毁掉当地人的城市。该怎么办呢?

答:“旅游业过度开发”或者说客流过度拥挤,其实浓缩了城市一切既有的问题。不妨了解下本来就让当地人沮丧的交通、基础建设和能源的供应状况。到了旅游的旺季,已经存在的严峻问题正好激烈爆发。这些都是非常复杂的问题。因为要解决这些问题,你必须得到已经相当不满的当地人的同意。获得他们的支持后,还要拿出替代的方案。这个方案中,还是要欢迎游客来,但得让他们去城市的其他地方,甚至附近的城镇。可游客真的愿意这样做吗?

此外,你还要协调城市中依赖旅游业的利益集团——比如说,如果市政府公开推动游客去其他地方,大酒店显然会很不乐意。所以,城市必须从习以为常的旅游营销转向旅游管理。

问:发展中国家的收入增长是否导致了游客数量的激增?

答:如果我们只盯着巴西、中国、印度市场的旅欧游客预报,恐怕只是触摸了冰山一角。还有更多来自其他地方的游客。这些欧洲城市本身就过度拥挤,新的游客不过是雪上加霜。即便在过去几年,欧洲经历了包括恐怖主义袭击在内的各种困难,游客依然络绎不绝。旅游业富有活力。如今,人们把更多的休闲时间花在旅行而不是购物上。

问:一些沿海国家认为游轮是罪魁祸首,因为旅客往往只离开游轮三个小时,堵塞了城市却并没有在城市消费多少。游轮真是罪魁祸首吗?

答:一些城市因为游轮影响了形象,但问题其实很复杂——并不能像旅游委员说的那样,轻率地谢绝游轮。团体游,哪怕是一群人包一辆大巴的团体游,其内在的精神是旅游公司希望游客能聚集在一起。让游客自由活动,往往不符合旅游公司的利益。

游客的行为是一种挑战,尤其是还不习惯旅游的人。有时游客会做出一些糟糕的丑事,喝醉发酒疯时影响很差。但还有一些事就不同了:忍受酷热的游客希望找一个遮阳的地方,可是无处可寻,只能坐在大教堂的阶梯上。这些都属于旅游业过度开发的问题。游客行为本身就是各个城市需要应对的难题。

市政府应该评估游客的问题,确定人流最拥堵的地方;还应当和当地的市民交流,在层出不穷的乱象中,找出市民最烦心的问题;也应该和当地的企业交流,让他们畅谈心中的解决方案。市政府的第一步是开启与市民关于旅游问题的对话。

问:Airbnb这样的共享经济创新是如何影响城市旅游业的?

答:过去鲜有游客踏足的城市区域,如今出现了游客。当然,基本上这正是消费者的需求。我们都对地方色彩更有兴趣——像当地人那样生活,了解当地的生活方式,品尝当地的食物,和当地人住在一起。当然,当地人也从中获得了收益。

但是,这些城市区域做好准备了吗?酒店仍然聚集在历史老城区。游客开始深入他们过去不曾拜访的地方,城市也应该开始制订相应的规划。这些城市区域也应该开始改变一些企业的性质。当地居民最大的忧虑是,新的旅游共享经济抬高了当地的租赁成本,因为房东把房屋从长期租赁市场转向了短期住宿的租赁市场。

我们的观点是,城市应当整合共享经济,不止住宿,还包括旅行路线、餐饮、交通、租车等等。如今人们去一座城市旅行,完全可以摆脱传统的供应商。一切都可以从当地获取。随之而来的是,如果游客想体验当地人的生活,那么旅行中的一切事都必须和当地人打交道。因此,你要保证当地人也能支持和满意才行。

问:如果游客希望像当地人那样生活,城市如何区别对待这两种人群?

答:两个世界会迅速融合。大概只有这样的区别:住城市公寓的游客和住城市郊区的游客。像当地人那样生活的游客,将会更频繁地使用城市交通,更频繁地在城市出行。他们会在城市中花更多的时间,因为他们想了解城市。

我一直谨慎地避免把游客造成的各种现象归为“问题”。因为,旅游业的确在很多方面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当然,旅游业创造的往往是低端工作,但给女性和年轻人带来了工作机会。在一些国家,女性和年轻人无论是就业还是创业都挺不容易的。另一方面,游客的来源构成也是一个重要问题。第一次来巴黎的亚洲游客都想去埃菲尔铁塔。我们应该正视这点。你没有办法阻止他们。当他们第二次、第三次来到巴黎时,不少人会更愿意探索这座城市,拜访其他的区域。

问:你认为这些趋势意味着,城市要从吸引游客转向吸引人才。城市为什么要这样做,又如何实现呢?

答:我们希望市政府拓宽他们的视野,不要再局限在为了休闲的入境游客。但是到目前为止,旅游委员会都是建立在这个单一目的上。阿姆斯特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们旅游委员会的关注点转向了投资者,吸引商贸、吸引学生——当然还有游客。一般而言,引起最大的问题,扰乱当地人的生活,往往是游客。如今,吸引商业才是城市必须进行的基础工作,一些市政府还没有意识到这点。

商业只流向人才众多的地方。人才一般喜欢美丽、安全的地方,在那里他们能够拥有美好的时光,结识合作的伙伴,体验不同的东西。柏林之所以著名,就在于具备了以上的元素。柏林吸引了相当一批创业团队,大量有才华的年轻人。柏林也拥有多姿的色彩,过去的柏林可不是这样。当然,游客也喜欢拜访多姿多彩、经济繁荣、环境安全的地方。吸引人们的元素总是相似的。

问:城市可以采用哪些策略?

答:市政府需要开拓视野。他们需要认识到旅游部门的工作,并不只是吸引那些停留一两天的游客,还要吸引像商务旅客和学生这样的人群。当然,旅游业是一种催化剂。来参观的人们或许会想,这真是一个值得生活的美好地方,我希望也带家人来这里居住。或者他们会想,我们可以在这里举办会议。会议旅游也会把那些从来没有想过要来的人带到这里。或许他们从此就萌生了再来一次的念头。

学生群体是城市旅游部门通常忽略的人群,旅游部门一般认为吸引学生不是他们的责任,那是大学的事情。当然,我们也知道,如果学生喜欢在一座城市度过的时光,觉得在这里宾至如归,他们可能就会待在这里,在这里创业和工作。所以,城市应该让他们的营销人才和大学合作,从休闲旅游转向更广的领域。

问:听上去这可超出了营销的范围。其实,你的不少意见属于城市规划或者劳动力开发的领域。

答:事物是互相联系的。城市必须关注自身的产品和特色。政府官员要走出办公室,和人们多聊聊。我们的宣言尤其强调合作,政府组织应当汲取各种各样的知识,商界的知识、数据分析的知识等,这些都是他们应当具备却不曾掌握的技能。当然,政府也应当通过各种合作,从商业团体、大学等地方获得投资。

政府的旅游委员会并非没有未来,我们的宣言是想要说明,他们可以赢得新的自信,在未来扮演新的角色。几乎每座城市都有旅游营销部门,这些部门需要的是开拓视野,而不是以“我们的游客够多了”的理由削减这些部门。

问:我们讨论的大多是欧洲的情况,这些反思对世界其他地方有意义吗?

答:从宜居性和地方色彩着眼的话,这是全世界普遍存在的情况。一般来说,城市规划和旅游管理的角色不同,旅游业的哲学也不同。在世界其他地方,比如拉美和亚洲,政府就扮演了相对强势的角色。那里流行的哲学是,旅游业应该由政府进行管理和规划。不过,票务平台、共享经济平台、社交媒体平台的权力与日俱增。这些地方引导了游客,也是人们购票的首选地方。官方的渠道就变得不再重要了。

问:这些平台如何控制了信息?

答:大概15到20年前,去哪里旅游、怎么收集信息、怎么订票,基本绕不开官方渠道。或许,有人是受了旅游广告的影响。不过,这些旅游广告也是政府或者旅游委员会出资制作的。

如今,我们可能是在社交媒体看到朋友的照片,从而唤起了我们的旅行愿望。比如说,我们看到了朋友在秘鲁的照片,于是决定去拜访一下那个美丽的地方。

在收集信息方面,我们会上旅游评论网站,然后做出自己的判断。购票方面,我曾经在英国一家游客信息中心工作过,接待了不少订酒店的游客。如今线上旅游代理商(Online travel agent)的时代,他们是现在最大的中介,不止能订票,还涉足订票之后的种种事务。他们都有旅游指南。而Facebook和Airbnb也都有自己的城市指南。

问:你提到,欧洲的恐怖袭击对旅游业几乎没有影响。城市有什么安抚潜在旅游者的策略呢?

答:伦敦、曼彻斯特、斯多哥尔摩、柏林、巴黎,在过去几年都经历过恐怖袭击。我们建议,在不测发生之前,城市就应该预备好救援力量。在流行的旅游目的地,城市应当为紧急事态预作准备,以便灾难发生后及时恢复通信、恢复基建。

来源:澎湃新闻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ad3
联合国人居署主任:对自发城市化说不 2016/12/27

联合国副秘书长、人居署执行主任华安·克洛斯站队规划城市化,认为自发城市化道路行不通,并对部分发展中国家正在重走发达国家的旧路感到担忧。他曾任巴塞罗那市市长,此前从事城市相关工作近30年,具有丰富的城市管理经验。他认为,只有规划城市化才能使城市真正发挥城市化的优势,成为创造财富、就业的源泉,共存包容、文化交流的理想之地。

下载PDF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