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80923164861

 

雄安新区:这次不学硅谷了,看看三角研究园能学点什么

1小时前
0
分享到:

(原标题:雄安新区能从美国三角研究园学什么?)

西蒙:与美国三角研究园类似,雄安新区也是先有规划蓝图再试图落实,也是起点较低,追求实现“后发优势”。 

近期,雄安新区成为中国继深圳特区和上海浦东之后的第三个全国性新区,被称为千年发展大计。雄安新区的定位是“打造新四区,形成新两翼”。“新四区”是指,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创新驱动引领区、协调发展示范区和开放发展先行区;“两翼”是指,雄安还将与北京中心城区、北京城市副中心错位发展,形成北京新的两翼。中国政府也明确表示,新区的规划发展要以人为本,大力发展公共服务水平。有分析人士称,在加快构建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的进程中,雄安新区有望成为创新驱动发展的重要引擎,及中国式的“硅谷”。

其实,美国最重要的高新科技创新基地除了硅谷之外,还包括位于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市的三角研究园,以及马萨诸塞州波士顿郊外的128公路科技园区等。

这些创新基地具有以下共同特点。第一,占地面积大:北卡的三角研究园区占地约28.3平方公里,硅谷也泛指以旧金山地区为中心的附近多个县镇。第二,高校网络强大,周围研究基础设施完善。高校能够提供源源不断的人才和科技创新,形成良好的知识溢出效应。例如,“硅谷”有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著名高校;北卡三角研究园被杜克大学、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所环绕,形似三角区,因此得名;波士顿有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波士顿大学等高校。第三,吸引足够多的企业入驻,产生集群效应。例如硅谷的重点行业集中在电信、军事科技、以及半导体芯片;而北卡三角研究园区有170多家主要研究公司入驻,其中包括IBM、巴斯夫、拜耳、联想、葛兰素史克、软件业著名的Red Hat(红帽Linux)和SAS等。第四,大量的资金投入,而且主要来自私营资本。

相比较于硅谷,我认为北卡三角研究园对雄安新区的建设更具借鉴意义。

首先,相比通过附近高校的资源而自发形成并发展壮大的硅谷,北卡三角研究园是州政府和当地政府规划的产物。政府有计划地采取行动,邀请高校与企业建立研发合作,以形成高科技园区。在上述三个美国著名的创新基地中,只有北卡三角研究园的产生是先有规划,后有行动,而且政府从最开始就积极介入,与高校结成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推动行业投资和研发工作。这一点与雄安新区的规划构想很类似——中国中央政府已经对雄安的发展战略做出了规划,正在形成以政府为主导,社会各界参与落实的格局。

其次,北卡三角研究园虽然有很多的初创公司,但是它的成功主要是依靠大型公司的加盟与推动。例如,许多跨国公司如葛兰素史克、巴斯夫、思科、IBM等在北卡科技园区设立了分支机构或研发中心。在加入时,这些公司就已经是非常成功的企业了。近日,一些大型央企,包括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联通公司等,均已经表示了将会搬迁到雄安新区。

第三,北卡罗来纳州与雄安的起点类似。北卡研究三角地区成立于上世纪50年代。在成立之前的1952年, 北卡罗来纳州的人均收入排在美国各州的倒数第三位;经济比较落后,以农业和劳动密集型的纺织制造业和家具产业为主。当时,三角研究园所在的罗利市、卡里市和达勒姆市的人均收入,甚至远低于本州和全国的平均水平。这和雄安新区的现状类似;雄安新区目前的产业主要集中在塑料、服装等传统制造业。2016年河北省人均GDP在全国排名第19位,雄安新区所覆盖的三个县在河北省里也不算发达。低起点也就意味着可以充分发挥“后发优势”,依靠大胆创新取胜。

 

在成立近60年后,今天的北卡三角研究园已有200多家公司入驻,雇佣的人数超过5万人,重点行业包括微电子、电信、生物特技、化工、医药以及环境科学等。这些公司每年投入到周围高校进行研发的资金高达2.96亿美元,是美国其他创新园区平均研发投资水平的两倍左右。三角研究园改变了北卡罗来纳州的经济面貌,成为当地的经济增长引擎,使其产业结构从农业和低端制造业升级为高科技研发和服务业,让北卡从美国东南部最落后的州发展成为最富裕的地区。三角研究园的人均收入远远超过了北卡罗来纳州以及全国平均水平。从政府、企业、高校、社区、个体居民乃至整个社会的角度来看,三角研究园的发展无疑是典型的成功案例。

与三角研究园类似,雄安新区也是先有规划蓝图再试图落实;也是试图依托成熟的企业拉动,再吸引更多的创新公司,形成“集群”效应;也是起点较低,追求实现最大化的“后发优势”。因此,二者之间存在比较和学习的空间。

但是,今天三角研究园也面临着挑战,需要不断调整自己,以便使上世纪的成功模式在新世纪继续保持创新与活力。在美国,新时代创业园区的发展趋势是城市化、更小、更灵活。“共享经济”正在影响着企业运行的模式。随着美国城市犯罪率的下降,以及新一代大学毕业生更喜欢在充满活力和社交生活的城市中创业和工作,越来越多的大企业放弃了自己在郊区“自成一国”的大面积园区,把总部搬迁回城市,以吸引新鲜血液的加盟。在三角研究园附近,位于达勒姆市的“American Underground”和位于罗利市的“HQ Raleigh”这两家城市中心共享办公空间和初创企业孵化器,也正在蓬勃发展,吸引了近400家小企业的入驻,代表了新一代的潮流与趋势。

同时,企业研发的运行模式也在发生变化,大型研发中心的模式正在悄然改变。在今天的全球化社会,企业研发并不只集中于一个地区,而是通过便利的网络集中各地优势。同时,越来越多的企业研发依靠小型、更专业化的创新企业。在这样的趋势下,三角研究园也在求新求变。于2015年初推出了自己的共享空间“前沿”,并计划加入更多的城市生活元素,旨在进一步巩固对企业的吸引力。

中国的发展一直都有自己的特色。美国三角研究园的成功以及在新时代的挑战,都可以成为有益的参照系,让雄安新区从创建之初就可以博采众家之长,兼收并蓄,走出自己的发展道路。

来源:FT中文网 注:丹尼斯·西蒙(Denis Simon)博士是昆山杜克大学常务副校长,并在美国杜克大学富卡商学院担任中国商业及科技事务教授职务。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硅谷 三角 新区 研究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ad3
联合国人居署主任:对自发城市化说不 2016/12/27

联合国副秘书长、人居署执行主任华安·克洛斯站队规划城市化,认为自发城市化道路行不通,并对部分发展中国家正在重走发达国家的旧路感到担忧。他曾任巴塞罗那市市长,此前从事城市相关工作近30年,具有丰富的城市管理经验。他认为,只有规划城市化才能使城市真正发挥城市化的优势,成为创造财富、就业的源泉,共存包容、文化交流的理想之地。

下载PDF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