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80923164861

 

城市实验室| “明日的田园综合体”,你看好吗?

15分钟前
0
分享到:

(原标题:无锡阳山“田园综合体”探路: “三生”对接“三产”的复合体

置身桃花盛开之地,一边呷着咖啡,一边欣赏着美景,耳畔不时飘来轻柔音乐。这是在无锡阳山镇的一个乡村,江南春早,三月这里就“灼灼其华”了。阳山镇素有“中国水蜜桃之乡”之谓,四年前,解甲归“田”的张诚开始在这里打造“田园综合体”。

为了打破城乡文化的藩篱,张诚还在阳山开了第一家咖啡店,让村民不仅可以在自己的土地上看见享受喝咖啡的城里人,更可以感受、体验甚至加入到喝咖啡的队伍中来,从而实现不同人群的交融互动。

谁说吃大蒜的就不能和喝咖啡的在一起?但是在阳山,让桃花和黑咖啡一起飘香,可并不简单。

随着今年2月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田园综合体”这一概念引起市场关注。按照这份题为《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的若干意见》的文件表述,田园综合体要“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可以说,田园综合体一头连着乡村的美丽和活力,通向都市人的世外桃源和田园梦想;一头连着乡村商业价值的提升,能更好地带动新农村的发展,促进社会就业问题的解决。

“刀下留房”

回归田园,田园生态不可或缺。

以村落房屋为例,原本“拾房村”是一个完整的村落,在2013年村民全部搬迁后,房屋有的被拆迁、有的倒塌,不过为了最大限度地保留或恢复村落自然形态,张诚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要“刀下留房”。

张诚是田园东方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田园东方”)创始人兼董事长、CEO。早年在大型商业地产企业工作的经历,让他选择以商业模式可持续的视角去做项目。

在充分尊重阳山自然生态和项目原址——拾房村的历史记忆的基础上,项目按照“修旧如旧”的方式,选取了十座老房子进行修缮和保护,还保留了村庄内的古井、池塘、原生树木,最大程度地保持了村庄的自然形态。

田园东方在对老房子做规划、设计、建设的同时,项目把新的业态、活动植入其中,并为不同业态空间进行室内设计,把能想到的乐活铺子、书院、咖啡、主题民宿等形式都融合进去。

保护乡村风貌环境,同时提升乡村商业价值,是“田园综合体”的一体两面

这并不是全部。项目通过“三生”(生产、生活、生态)、“三产”(农业、加工业、服务业)的有机结合与关联共生,涵盖生态农业、休闲旅游、田园居住等复合功能,将新型产业与农村发展进行有机结合。

张诚对第一财经表示,田园综合体的思路源于城市综合体。

在他看来,田园综合体是方法论,既可以被视为特色小镇的一种实现方式,又可以被称之为一种商业模式。“综合体”理应是跨产业、跨功能的综合规划;具体到项目当中,就是多功能、多业态的综合运营。

按照张诚的理解,之所以中央会考虑推出“田园综合体”这一概念,体现的也是由“跨产业、跨功能”所产生的集聚效应,解决三农问题,不能单线思维,不能就农村来谈农村。

改造“拾房村”四年多来,他体会最深的就是城乡文化的融合。他说,农村人向往都市,都市人又想回归田园,尽管都有迫切的互动需要,但是却没有很成功的模式可以一揽子解决好这些问题。

张诚对第一财经表示,在城乡二元结构的框架下,当一个城里人和一个农村人面对面的时候,他们是很难互相相融无间的——因为身份的不同导致了待遇的不同。要想彻底打破城乡二元结构,一体化发展,不能简单停留在“让农民上楼”这一物化层面上。

他说,虽然现在讲新型城镇化的目标是以人为本,并具体强调要重点解决完善城乡一致的市政基础设施以及教育、医疗等公共资源福利,如今农民上了楼、看了病,这只是空间的变化、物质的变化,人却没变,文化也没变。所以,田园东方在物化的东西之外,还要做更多内涵性的东西。城市和乡村需要文明的融合,才能实现内在思想的融合。

让村民在自己的土地上品咖啡

在“拾房村”闲庭信步,以咖啡为代表的都市文明扑面而来。

比如田园东方引进了台湾知名的有机餐饮品牌蕃薯藤·TINA,为村民和游客提供果汁、咖啡、奶茶等饮品和手工面包。

未来的“田园综合体”,可能是田园风光与都市生活方式的结合

张诚称,让村民和游客能喝上咖啡不是最关键的,而是想以此种方式表明城市的生活休闲方式,在乡村同样可以出现。对村民来说,田园综合体也是接触外界、打开眼界的窗口,不同文化在此交融互动。

他认为,城乡二元结构,物质层面上的差异是外在的,更重要的是文化层面的差异。尤为重要的是,文化上的差异,不是谁比谁聪明的问题,只是二者条件不同所决定的。相对前者来说,后者的弥合需要很长的时间。而最好的办法是城乡互动,将两种文明搁到一块搅和,实现生活、社交、信息的流动,从而实现文明的融合。从这个角度来讲,在乡村开咖啡店,是不是特别有意义呢?

产业是田园综合体的核心。一号文件表示“支持有条件的乡村”来建设,所谓的“有条件”,在业内看来,是指当地有特色的产业、有特色的人文景观,以及生态资源,总归是有特点在其中。

阳山田园综合体的项目,可以概括为四大板块:农业、文化旅游、地产和园区社区化管理服务,分别由公司化主体运营。

张诚将项目中的房产板块,视为可以支撑投资的一个载体,同时也是在新产业集聚完成时,乡镇人口集聚形成新社区的需要。在他看来,在大部分地区,单纯农业、文旅这些实体经济在商业模式上暂时还难以单独挑起大梁,需要用时间来换取空间。

当下的农村面临一个困局,即在不可能完全放开农村土地市场的前提下,金融机构等投资方无法在农村找到一个较快增长的产业板块。“农村土地市场不敢放,放了怕乱,但是不开放又没有一个载体可以支撑,从而让投资有可能发生,这导致农村一直发展不起来。”

不过,农村可用于发掘的要素市场并不多。除了农产品、劳动力,还有土地。他认为,土地这个市场要素必须被一定程度地激活,用于产业开发使用。

跟特色小镇一样,一经问世,“田园综合体”这一概念也受到市场追捧。

“拾房村”综合体项目的互动游乐区。

旨在实现激活市场、激活要素、激活主体三大目标的一号文件,给“三区、三园、一体”赋予了“抓手、平台和载体”的责任。其中,“一体”指的就是“田园综合体”。中央希望通过这些“抓手”的建设,来优化农村的产业结构,促进三产的深度融合,把农村各种资金、科技、人才和项目等要素聚集在一起,加快推动现代农业的发展。

以张诚的经验看来,在政策鼓励下,农村的一些资源会释放出来,逐利性强的企业只能投资其中的一些环节。但是,乡村需要精细耕耘、长线经营,并非一个可以短期赚快钱和回报很高的领域。总的来说,政府需要通盘考虑,政策性的资金支持和安排是不可或缺的;当然,借助社会资本搞活“田园综合体”,也是希望其背后的运营机构,在商业运作和资金回收方面发挥创造性的作用。

来源:第一财经

综合体 田园 实验室 城市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ad3
联合国人居署主任:对自发城市化说不 2016/12/27

联合国副秘书长、人居署执行主任华安·克洛斯站队规划城市化,认为自发城市化道路行不通,并对部分发展中国家正在重走发达国家的旧路感到担忧。他曾任巴塞罗那市市长,此前从事城市相关工作近30年,具有丰富的城市管理经验。他认为,只有规划城市化才能使城市真正发挥城市化的优势,成为创造财富、就业的源泉,共存包容、文化交流的理想之地。

下载PDF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