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80923164861

 

中国的慈善家们缘何更关注教育?

1小时前
0
分享到:

西方慈善家的热门捐赠领域包括宗教、医学研究和动物福利,而中国慈善家们最热心支持的事业就是教育。

陈一丹,中国第二大慈善家,去年捐赠了6.15亿美元。在陈一丹看来,有一个问题比这世上其他所有问题都重要。他说,全球有三分之一的年轻人没有工作、上学或接受培训。

笼罩在年轻一代身上的这一阴影并非发达国家或发展中国家所特有,在很大程度上,这是科技进步所引发的通病。根据经济学人智库(EIU)的数据,全球15岁—24岁年轻人中,估计13%左右失业,约三分之一被归为当前没有受教育、就业或培训的类别。该机构表示这一数字还在以每年4500万人的速度增长中。

陈一丹表示,经济学人智库的研究表明,不久以后,人类45%的付酬工作就会被科技自动化。陈一丹是中国互联网和游戏巨头腾讯(Tencent)的创始人之一,于2013年辞去腾讯高管职位。

面对这个最重要的问题,陈一丹的反应并不是抱怨自动化和其他工作替代技术造成了灾难。他说:“科技是抗拒不了的。”相反,他建议要加倍地致力于让人们接受教育,以改善他们在这个快速变化的世界的就业前景。

为此,陈一丹去年创立了一个奖项,每年度颁发770万美元奖金,以奖励教育领域的创新理念和杰出研究。他的想法是,因为未来朝着未知的方向演变,所以创新的力量至关重要,应该受到认可。

创建这个全球奖项的念头,是陈一丹有天夜里在床上突然想到的。他立刻坐起身,在笔记本上写道:“设立突破宗教、种族、国家限制的人文鼓励奖项,旨在鼓励倡导人类对宇宙人生的领悟和贡献。”

该奖项拥有3.25亿美元捐赠资金,由一丹奖基金会(Yidan Prize Foundation)管理,并由一个承诺保持透明的独立信托基金运作。据陈一丹介绍,首届一丹奖将于今年9月公布,到目前为止,他为吸引参与者作出的积极努力已引出了一些有趣的创意,包括如何用神经学帮助孩子们学习,以及世界各地的一流学校能如何帮助那些水平一般的学校。

一丹奖的国际视野仍显得不寻常,中国慈善家大多关注的是摊子铺得越来越大的国内慈善事业。据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胡润研究所(Hurun Research Institute)估计,中国富人的慷慨之举正迅速激增,2016年中国百大慈善家共捐出46亿美元,比上年增加50%,是三年前的5倍。

尽管有如此大幅增长,但与美国和欧洲相比,中国的捐赠额度仍处于较低水平。例如,美国的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Melinda Gates Foundation)2015年发放了42亿美元捐款,几乎等于中国百大慈善家2016年承诺捐赠的总额。

中国与欧美还有其他区别。在西方,最热门的慈善事业有宗教、医学研究和动物福利,但在中国,核心主题是教育。根据胡润的研究,2016年中国大慈善家们支持的慈善事业中,教育类占了近一半。

《胡润百富榜》(Hurun Report)主席胡润(Rupert Hoogewerf)表示,这种关注力度在一部分上反映了自孔子以来的传统理念,这位中国古代哲学家曾经说过:“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近代中国的动荡也加深了这种对教育的尊崇。胡润说:“大慈善家们大体上都是些见识过贫穷和可怕的事情的人。他们想为下一代提供机会,一些他们自己可能从未有过的机会。”

然而,中国慈善事业的这一繁荣景象是从一个很低的基础上起步的。事实上,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2016年“世界捐助指数”(World Giving Index)中排名仅为第140位。慈善援助基金会(Charities Aid Foundation)使用该指数来评估各国慈善捐助情况,衡量指标包括捐款数额、帮助陌生人情况以及志愿工作情况。

胡润预计未来几年中国的慈善捐赠水平将向美国靠拢,尽管中国税法允许的抵税额度不如美国和欧洲。推动中国慈善事业发展的主要驱动力是迅速积累的财富,根据胡润研究,2016年中国亿万富翁数量升至568人,超过美国的535人。

说到中国慈善家的典型形象,几乎没人能比牛根生(见右图)更具代表性。牛根生刚满月时,就被贫困的双亲以50元人民币(合7美元)卖给了当地另一户较富裕的人家。

牛根生46岁时彻底告别了困苦的身世,他凭借蒙牛乳业(Mengniu Dairy)成为巨富,该公司2004年在香港上市,募资1.18亿美元。

牛根生将上市所得的部分资金用于设立老牛基金会(Lao Niu Foundation),该基金会如今有6亿美元资金可以动用。该基金会支持教育事业,主要面向偏远地区7岁以下没条件上学的儿童。

另一位利用股票上市收益开启慈善事业的企业家是电商企业阿里巴巴(Alibaba)的创始人马云(Jack Ma)。在阿里巴巴于2014年上市之前,马云和同事捐出5000万股阿里股份成立慈善信托,这些股份现在价值数十亿美元。

去年,马云公益基金会(Jack Ma Foundation)颁发了第一个奖项,向100名乡村教师发放157万美元奖金,以支持偏远贫困地区的儿童教育。

马云在海南岛的一场颁奖仪式上表示,乡村教师是乡村地区的中流砥柱,而且亟需得到支持。马云希望激励人们尊重这些教师,提高这个职业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最终缩小中国乡村教育的差距。

陈一丹在国内的慈善事业也专注于教育。他向武汉学院(Wuhan College)捐赠了6.15亿美元,该校为民办非营利大学,由陈一丹创立,现有在校学生1.1万名。陈一丹说,武汉学院秉持“全人发展”(whole person development)理念,除了传授较传统的专业能力以外,还注重培养学生的健康情感和个人才能。

陈一丹对教育的热爱是他的祖母灌输的,她虽然贫困不识字,却总是鼓励他努力学习。陈一丹说:“有时候她看到我在学习,就会多拿一个鸡蛋给我吃。”

不过,并非所有中国慈善家都专注于国内问题。身为中国网络游戏先驱人物的一对亿万富翁夫妇计划向加州理工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捐赠1.15亿美元,用于大脑研究。游戏开发商盛大(Shanda)创始人陈天桥和雒芊芊(Chrissy Luo)有一个中心目标:帮助人类接受死亡。陈天桥说,了解大脑如何工作,将使人们能够驾驭疼痛和恐惧等情绪。

这一捐赠计划是新一代中国企业家向美国顶尖大学作出的最近一笔高调捐赠。

常青藤大学(Ivy League)的中国毕业生们——如红杉中国(Sequoia China)的沈南鹏(Neil Shen)——已纷纷向他们的母校作出捐赠。2014年,地产大亨张欣和她的丈夫潘石屹与哈佛大学(Harvard)签署了一项1500万美元赠予协议。此外,侨鑫(Kingold)的周泽荣向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捐赠1100万美元用于博物馆扩建,福耀玻璃(Fuyao Glass)的曹德旺向戴顿大学(University of Dayton)捐赠700万美元。

但无论捐款用于国内慈善事业还是海外慈善事业,中国慈善家们渐渐地不再只是捐赠完一个公益项目就换下一个。他们越来越专注于由基金会资助的长期项目,这让他们能够衡量自己的慈善事业随时间推移产生的影响。

胡润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希望看到这成为一种遗产。”

来源:FT中文网

慈善家 中国 教育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ad3
联合国人居署主任:对自发城市化说不 2016/12/27

联合国副秘书长、人居署执行主任华安·克洛斯站队规划城市化,认为自发城市化道路行不通,并对部分发展中国家正在重走发达国家的旧路感到担忧。他曾任巴塞罗那市市长,此前从事城市相关工作近30年,具有丰富的城市管理经验。他认为,只有规划城市化才能使城市真正发挥城市化的优势,成为创造财富、就业的源泉,共存包容、文化交流的理想之地。

下载PDF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