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80923164861

 

特朗普:给你减税,给我一万亿好不好?

刚刚
0
分享到:

(原标题:从公私合作到税收抵免:美国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如何落地)

拉瓜迪亚机场(La Guardia)是纽约三大机场之一。虽然在旅客吞吐量上,比不了另外两座机场,但是因为距离曼哈顿最近,所以使用频率颇高;经常降落在这座机场的飞机,就包括美国新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波音757。

去年9月26日,在纽约霍夫斯特拉大学的第一场电视辩论上,坐着这架专机竞选总统的纽约地产大亨特朗普突然批评拉瓜迪亚机场太落后。

特朗普抱怨道,你乘坐的飞机在拉瓜迪亚降落,你从迪拜或者卡塔尔过来,你从中国过来,看过那里棒极了的机场,然后飞机降落在美国,“你会觉得我们已经变成了一个第三世界国家”。

但是1937年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开始建造这座机场的时候,拉瓜迪亚是“罗斯福新政”的代表作之一,是美国1929年大萧条之后大兴基建振兴经济的无上荣光。

不仅仅是拉瓜迪亚,罗斯福专设的两个联邦机构——公共工程管理局和工程振兴管理局——动用公共和私人资金,还建造了佛罗里达的跨海大桥、上密西西比河的大坝、洛杉矶的国际机场,外加130家医院、4000多所学校,以及全美65%的新法院市政建筑和污水处理厂、10%的新公路、桥梁和地铁。

罗斯福的前任总统胡佛也以建造大型公共工程出名,科罗拉多州的胡佛大坝就是明证。“二战”后的总统艾森豪威尔则主导建造了美国的州际公路体系。

而卸任总统奥巴马的功劳簿上似乎不包括基建。

现在,新总统特朗普的榜样看上去是罗斯福。特朗普宣称,他要给美国带来一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这个数字比他的竞选对手、前国务卿希拉里提出的5000亿美元翻了一番。

从特朗普竞选主张和其顾问团队的设想来看,特朗普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强调通过公私合作模式(PPP)、税收抵免等政策激励,拉动私人资本进行项目融资,联邦财政投入处于次要地位,以实现收支平衡。

同时,突出建造交通、水、通信和能源设施,以使用“美国制造”来为建筑、钢铁等行业创造就业。在执政第一个100天内,与国会合作提出立法建议:美国能源与基础设施法案。

这第一个百天,已在1月20日开始了。

联邦资金去留

自从上周参议院开始听证特朗普的内阁人选开始,华盛顿关心一万亿美元基建计划的资金来源是否包括联邦资金。虽然国会两党都支持能够创造就业的基建项目,但对项目融资仍有分歧。

在听证会上,特朗普提名的交通部长人选赵小兰(Elaine Chao)肯定地说这包括联邦政府出资。商务部长提名人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称,出于担保用途,使用联邦资金存有“一些必要性”。

特朗普在竞选官网上的主张并不十分明确:“联邦政府资金优先安排给基础设施建设。”

作为特朗普的经济顾问,威尔伯·罗斯与经济教授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竞选期间的政策文件也未点明。纳瓦罗已被特朗普任命为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

两人在去年10月26日公布的《特朗普与克林顿基础设施主张比较》,已是目前对此基建计划融资方式解释得最为全面的一份说明。

罗斯与纳瓦罗在文中批评了希拉里基建计划。希拉里助长的5000亿美元基建融资,是通过未来5年商业税收2750亿美元和一个由政府运营的全国性的基础设施银行来实现。

这2750亿美元的税收即是联邦资金支出。其中2500亿美元直接用来为项目融资;另外50亿美元建立一个全国性的基建银行。这将吸引额外的2250亿美元的直接贷款、贷款担保和其他形式的信用保证。

罗斯与纳瓦罗就对这种联邦财政使用提出批评说:“这是一个高风险的方案,杠杆率达到9比1几乎是特朗普计划的两倍。同时,特朗普方案也认为没有必要建立一个官僚机构来提供基建贷款。私人行业已经完全能够胜任。”

抵税吸引私人投资

如果按照特朗普和其顾问们的设想,私人资金将占到万亿美元基建计划的大部分。

在10月22日发表的“百日计划”中,特朗普说要通过公私合作模式和对私人投资的税收抵免来进行杠杆融资,催生未来10年共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他还强调“投资计划是预算平衡的”。

罗斯与纳瓦罗还为私人投资基建算了一笔账,抛出的“绣球”说,政府提供的税收抵免将相当于私人股本投资的82%之多。

两人在《特朗普与克林顿基础设施主张比较》中说,假设平均融资杠杆率是五倍,为一万亿美元的基建项目融资,就必须有1670亿美元的股本投资,“很明显是个吓人的数字”。

这份分析假设利率是4.5%-5%,以月供的方式,在20-30年间返还本金、支付利息,那么私人投资者需要支出的就相当于同期收入的9%-10%。

“为了鼓励投资者拿出如此大的钱来,同时也减少融资成本,政府将提供相当于股本82%的税收抵免。”

特朗普还计划对其主张征收的所谓“国境税”进行抵免来吸引私人投资。特朗普的税改方案称将对美国企业汇回国内的海外利润要征收10%的所得税。

企业可以使用基础设施股权投资的税务抵免政策,来抵消10%的海外利润税。“这能够有效的将税务负担转化为基础设施的股权投资。”

这两位特朗普的经济顾问相信,“用税收抵免方式来帮助在未来10年融资1万亿美元是可能的;这为现存的公私合作模式,建设美国债券等融资方式提供了关键补充”。

建设美国债券(Build America Bonds)是由《2009美国复苏和再投资法案》创立的市政债券,债券给予发债方和持有者特别的税收抵免和联邦补贴,从而降低融资成本。

特朗普与希拉里皆支持使用这种债券融资。从2009年2月开始发行,到2010年12月31日过期止,建设美国债券共成功发行了2000亿美元。

国会山热议

虽然仍然缺乏更为具体的细节,但新总统的基建计划在美国国会受到了两党议员的高度关注。

本届新国会众议院交通和基础设施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比尔·舒斯特(Bill Shuster)1月上旬对《国会山》说,国会将在特朗普政府头一百天寻找基建支出的融资计划,在第二个一百天制定一个全面的基建一揽子方案。

特朗普交通部长提名人赵小兰在听证会上已表态说,争取在30天内拿出基建计划融资计划的具体方案。

众议院交通委员会下设高速公路小组一把手、共和党人山姆·格雷福斯(Sam Graves)也说,一揽子方案将很可能在“今年夏天的某个时候”出台。

众议院议长保罗·莱恩(Paul Ryan)也为基建计划提供支持。他在知名的保守派电台脱口秀主持人休伊特(Huge Hewitt)节目上说,共和党将有能力把基建放进今年的议程之中。

2016年11月16日,众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在一次电话会议上还说,民主党将会和特朗普合作,“迅速通过一个法案”。

参议院商业、科学与交通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约翰·图恩(John Thune)通过发言人表态说,他会“支持启动一个全国性的基础设施改善计划”。

参议院银行委员会民主党籍一把手谢若德·布朗(Sherrod Brown)期待,基建成为2017年最优先议程之一,并且说“两位总统提名人都提议继续促进基建投资来帮助美国人就业”。

特朗普也需要回应共和党内的意见。众议院内的保守派党团共和党研究委员会主席马克·沃克(Mark Walker)说,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就定了1万亿,即使特朗普政府也不知道吧。

沃克说,如果真的是1万亿,那么我们要说,我们对此不满意,回到谈判桌上来。作为立法机构,这仍然是我们的工作。

交通委员会高速公路小组一把手山姆·格雷福斯也说,“不觉得数字将会那么大”,“我们只是无法负担得起”,而且也无法通过特朗普所说到的公私合作模式来实现。

交通和基础设施委员会主席舒斯特还说,针对基建的政府监管改革也是重要组成部分,有“上百个”监管政策应该取消。

赵小兰在听证会上也说道,一个主要的抱怨是,等待项目进入投标程序的时间有多长。所以问题不仅仅是如何融资,还有如何增加项目供应数量。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特朗普 减税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ad3
联合国人居署主任:对自发城市化说不 2016/12/27

联合国副秘书长、人居署执行主任华安·克洛斯站队规划城市化,认为自发城市化道路行不通,并对部分发展中国家正在重走发达国家的旧路感到担忧。他曾任巴塞罗那市市长,此前从事城市相关工作近30年,具有丰富的城市管理经验。他认为,只有规划城市化才能使城市真正发挥城市化的优势,成为创造财富、就业的源泉,共存包容、文化交流的理想之地。

下载PDF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