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80923164861

 

改善水质无需等待

刚刚
0
分享到:

21世纪经济报道评论员 祝乃娟

近日,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国家环境模拟与污染控制重点实验室的课题组,发表的一项关于我国城市自来水消毒副产物的测试结果引发了关注。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国家环境模拟与污染控制重点实验室陈超副研究员日前表示,其课题组今年的一项重点研究工作就是关于全国饮用水系统中亚硝胺类消毒副产物的普查。近三年中,他们从全国23个省、44个大中小城市和城镇、共155个点位采集了164个水样,包括出厂水、用户龙头水和水源水。研究中测试了当前已知的全部9种亚硝胺类消毒副产物,其中亚硝基二甲胺的浓度最高。陈超表示,在已经鉴别出的700多种消毒副产物中,亚硝胺类是健康风险最大的消毒副产物类别之一,特别是亚硝基二甲胺。

关于大气,水以及土壤的污染近年来一直是令公众非常揪心的环保话题,这不仅仅是因为这些污染对象都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而且也是因为人们深知其中的一些污染是不可逆的,难以治理,比如土壤治理动辄需要数十年,甚至几十年,而大气与水属于极为脆弱的被污染对象,可能人类的破坏与失误就容易造成严重的公共事件以打乱人们正常的生活节奏,比如近年来令人关注的有兰州水污染事件,等等。不过,如此大规模的水质普查近年来却不常见。众所周知的是,医学界在1950年代就发现亚硝胺是一类强致癌物。

此次普查中一些地区亚硝胺含量较高的看法,是基于与那些对饮用水有亚硝胺安全含量有明文规定的国家与地区相对比而言的。正如一些报道中一针见血地所指出的,我国尚无饮用水亚硝胺水质标准。这反映了我国在水质规制与立法方面的可努力空间还很大。从有明文规定的国家来看,他们允许的亚硝胺含量都比世卫组织的标准(100ng/L)要低,多为经济发达国家,立法较为完善。不过,后发国家也应该积极善用“后发优势”,就是不需要再经历多次的技术革命以及公共事件,而未雨绸缪地去进行规制,完善立法以及改善水供应体系。比如,监测亚硝胺的监测设备在国际上已是比较成熟的技术,我国一些地区也有,应该在水质进一步调研的基础上进行推广,而不是继续等待。

自来水是一个准公共品,虽然民众需要付费,但是由公共部门负责。民众对自身用水的努力,近年来也非常明显,比如各种净水器在市场上的热卖,就是明证,还有一些鱼龙混杂的水质检测笔也在电商那里很容易买到。这些都说明了人们对提高水质的渴望,但是具体自身的改善能到何种程度,非常难以判定。最常见的净水设备过滤的主要是气味较大的氯,但是像亚硝胺等的过滤可能并非单个家庭就能做到。

除了对这些地方水质的惊讶以外,人们现在最关心的是这些课题报告显示出来的结果,何时,在何种程度上能够得到决策体系的采纳与处理,并最终输出为有利于民众利益的公共决策,改善供水系统的供水质量。这就是学术与现实决策的差距,学术只是从学术角度出发,而现实决策需要权衡行业现有利益,财力投入与落实等等。但是,这也带来启示,对于严谨的学术调查结果,决策系统应该保持开放的心态。现在需要的是职能部门的行动,比如再进一步的水质普查,以及各种综合的水质分析与系统全面更新的论证,而不是又出来一些“专家”进行非常苍白而又无力的反驳,须知,近年来针对与人们健康相关的领域,一些“专家”的“辟谣”反而起了反作用,不利于相关部门的公信力,这是值得深思的地方。

水质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ad3
联合国人居署主任:对自发城市化说不 2016/12/27

联合国副秘书长、人居署执行主任华安·克洛斯站队规划城市化,认为自发城市化道路行不通,并对部分发展中国家正在重走发达国家的旧路感到担忧。他曾任巴塞罗那市市长,此前从事城市相关工作近30年,具有丰富的城市管理经验。他认为,只有规划城市化才能使城市真正发挥城市化的优势,成为创造财富、就业的源泉,共存包容、文化交流的理想之地。

下载PDF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