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80923164861

易珉:PPP目的是提高社会运行效率和分担政府风险

2016-08-08
0
分享到:

“PPP我觉得有两个目的:一个目的是提高社会的运行效率;第二个是分割政府的风险。” 11月18日,香港地铁(MTR)中国区首席执行官易珉在“《财经》年会2016: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易珉认为,我们国家的传统模式是政府大包大揽,同时间把五个风险都揣到兜里。但问题是,设计者不会考虑旅客出行到哪个楼更方便,到地方换乘方便;建设方唯一考虑的是如何省钱,准时完工;融资方只考虑资金的回收;但是运营的时候发现各种不合理,在这个时候很难把这个项目做成能够盈利的项目。政府不需要把风险揽在自己的怀里,只需要做公共服务的标准。

以下为易珉发言实录:

首先,在我介绍成功案例之前,大家都知道,北京地铁4号线是非常成功的案例,而且我们在国内谈到PPP的时候,经常用北京地铁4号线来拿出来做成功的案例。而且当时谈这个的时候,曹老师有印象,2009还没有PPP热,很多人不知道这个事的时候,这个项目已经落地了。在说这个项目之前,跟大家进一步深入地来分享PPP到底是什么?今年年初,我跟国务院研究发展中心的几个专家专门到英国、加拿大,还有一些像香港这样的地方去看,这些地方到底怎么做PPP?全球很多发达国家,到底哪个领域能做PPP?我们发现像英国市场的监狱、医院、学校、国防、水务,其实很多领域都可以做PPP,但是每个PPP或者每个领域,完全不一样。

刚才仇部长和李主任说了两个PPP最重要的关键词,仇部长说的一个关键词是立法,到目前为止,我们国家对PPP是没有立法的。第二,李主任说的政府购买服务到现在国内的一些官员还没有摆正,什么是政府购买公共服务。

回到刚才曹老师提到的,其实一开始PPP引入到中国,我们把它叫做公私合营伙伴制度是不贴切的,为什么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里面用了PPP的说法?因为中文说起来很长:公共服务和社会资本在合作方面要以伙伴关系来解决问题,如果翻译的话是这么来翻译。为什么做这件事儿?因为我本身从事轨道行业的,世界上的轨道行业也就是地铁和铁道都同时存在一个问题,所有的经营方都不赚钱,因为一个铁道修好了之后,它带动了很多社会效益的上升,这个时候做轨道经营者的本身,他是拿不到社会效益的这块的增值部分,他只能按照客流来收客票,所以大部分的公司赔钱。

但是世界上有一个公司是赚钱的,就是我从业的这家公司,叫香港地铁(香港铁路)。PPP实际上,在铁路领域里边,刚才曹老师提到了特别关键的词,希望大家经常重复这个词,叫全生命周期。北京地铁4号线跟政府签的特许经营协议30年,这30年经营者到底赚钱还是不赚钱。因为一个地铁项目通常分DBFOM,D就是设计阶段,B建设阶段,F融资阶段,O运营阶段和最后的维护阶段。我们国家的传统模式是这样:政府大包大揽把这五个东西都揽在怀里,但是不要忘了,同时间把五个风险都揣到兜里:问题是设计者挣的是设计费,根本不会考虑旅客出行到哪个楼更方便,到地方换乘方便,没有必要考虑,他挣的是设计费;建设方他拿到这单建设单子之后,唯一考虑的是如何省钱,准时完工,有可能出现豆腐渣工程;融资方只考虑资金的回收;但是到了运营阶段麻烦就来了,运营的时候发现出口不合理,车调头不合理,维护成本没办法多出钱,政府已经定了票价了,在这个时候很难把这个项目做成能够盈利的项目。所以这就是为什么香港铁路靠的是土地,加上物业和轨道。像冯总提出的新的理念,既然轨道能给社会带来收益,我们应该把这个收益让轨道公司跟政府之间进行分摊,然后创造一个更有价值的区域,这样才是一个良性循环。

我们现在遇到的问题,很多地方政府不理解PPP,DBFOM这五个不同的阶段,比如像北京地铁四号线,它是总投资70%左右是由北京市政府,基建部门来建的,剩下30%的机电安装和车辆30%的部分用PPP的模式,北京首创京投政府监管的51%,当年这块还没有开放,与社会资本港铁成立了合资公司京港地铁来运行这个企业30年,到了30年之后,时间到的时候把这个东西原封不动的交给政府,如果政府觉得我还能继续运行下去,比别人运行的好,再交给我委托运营,这就是李主任说的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政府只需要制定公共服务标准,因为公共服务标准是没有上限的。

举个例子,香港地铁在香港99.9%的准点率,是全世界最准时的地铁,香港市民还有抱怨,香港政府有奖惩制度,如果地别发生晚点的时候政府罚你,政府不需要把风险揽在自己的怀里,只需要做公共服务的标准。港铁在今年到9月份为止,这么准时的系统,准时到什么程度呢?我跟大家说一点数据,误点率相当于两年坐地铁每天坐赶上的一次晚点,即使这样,在香港被政府了罚600万。到了第29年的时候,假如我的设备更新没有满足政府给我设定的公共标准,我还得花钱把它填上,把这个标准提高。所以只有这样,PPP我觉得有两个目的,一个目的是提高社会的运行效率,第二个是分割政府的风险,以北京地铁4号线为例,北京市发改委做过一个后评估报告,我知道曹老师应该知道这个数据,有这么一个比较,假如说引进一家外边的企业来运行北京地铁的话,北京市政府能够省100个亿,这是第一,资金的节省。第二,北京市政府把一些风险分摊了社会投资企业,第三个最重要的地方,北京地铁4号线引进了之后最快的车行间距1分30多秒,带动了他们的提速,使得整个社会的效率提高了。所以PPP最终的核心在这里,而不是说拿一个全新的融资模式让大家再去融钱,这是不对的。谢谢!

各司其职 关键 模式 易珉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ad3
联合国人居署主任:对自发城市化说不 2016/12/27

联合国副秘书长、人居署执行主任华安·克洛斯站队规划城市化,认为自发城市化道路行不通,并对部分发展中国家正在重走发达国家的旧路感到担忧。他曾任巴塞罗那市市长,此前从事城市相关工作近30年,具有丰富的城市管理经验。他认为,只有规划城市化才能使城市真正发挥城市化的优势,成为创造财富、就业的源泉,共存包容、文化交流的理想之地。

下载PDF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