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80923164861

赵鹏林:轨道交通要解决下地铁后那步行1公里

2016-08-05
0
分享到:

深圳市轨道交通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深圳市城市轨道交通协会会长赵鹏林深圳市轨道交通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深圳市城市轨道交通协会会长赵鹏林

新浪财经讯 第二届“深圳东进战略专家研讨会”于6月25日在深圳举行。深圳市轨道交通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深圳市城市轨道交通协会会长赵鹏林表示,下地铁后这一公里、二三公里,开车别扭,不开车也别扭,很尴尬的,怎么办?建设轨道交通,要把部分居民地放在小微运量上去。要解决最后一公里。

以下为会议实录:

赵鹏林:第二次参加这个论坛,去年也参加了。再过3天我们楼底下的11号线就开到了机场,而且是进了机场候机楼,就是在全国最无缝接驳的,我还没看到一个城市像我们这样方便的接驳。125m/s的速度,很快,你们试试看。全程我们定的是59分钟到终点,我们现在跑下来到55分钟到机场,非常好。

跟我们有关的还有一条线是14号线,已经招了标了,已经开始设计了,其中有一点,它跟11号先是过轨运行,我们也考虑了利用非高峰时期运一些货的可能性。因为现在网购特别的多,快递骑那个车满城跑也是问题,一头连着机场,一周连着惠州,中间有好多大的点。我们跟惠州共同成立了联合工作小组,研究怎么样连地城际线把它连在一起,把地铁线连在一起,当然这里头有行政管辖的问题,票价有不同体系上的补贴问题 ,也是个挺麻烦的事,但是我们以前还做过更麻烦的事。

跟去年相比,去年会上说赣深线已经落实了,今年年底就可以动工了,刚才讲的客专,同时是经过我们评选。还有一个捷运,我们以前租了厦深铁路公司的一条8节编组的一个动车组,我们准备再增加1组,按照跑起来了以后直接能开到福田这儿来,不是直接开进深圳北。这样的话,我们坪山、跟福田、跟深圳市中心的关系更加密切了。虽然它的量不大,只增加了1列,但是我们是按照坐满的人跟厦深公司算的帐的,作为地方政府不要去算这些小帐,还非要算满载力是多少,实际上现在看起来客流也一直到不了那么多,但是对树立在坪山、在龙岗投资人的信心来说,这是个很好的消息。简单的汇报这么一点现在工作的进展,相信大家会感兴趣。

去年讲了轨道交通,今天讲讲跟土地的关系吧,因为“建地铁就是建城市”,是咱们深圳市首先提出来的,在我们这地底下,我们的地下商业街是最好的。

这句话是我们搞交通的人写的,我觉得颠倒过来说也可以“深圳二十余年的轨道建设经验表明,轨道交通是引领城市快速发展”。到底是先有车,还是先有人,还是先有路,后面可以证明吧。

我们这个国家地少人多,轨道交通是引导城市发展,解决已有城市交通压力的一个很好的选择。有很多这些指标都可以说明为什么要土地跟铁路一起要做,我不一一介绍了。

简单回顾一下我们取得的成绩和我们遇到的一些问题。

地铁一期只有22公里,都是在建成区,显然是先有城市、后有铁路。在这一区里头,我们跟土地的关系,最主要的是地下空间,几乎所有的车站,你们看到的这些车站都是比较进行大规模的地下开发,因为没有地了,而且开发得很好,这时其一;第二,这些站都尽可能的跟地面啊的交通做了结合,比如最早世界之窗、科技馆,我们做了很多,在那么困难的条件下我们做了跟地面结合的,还有口岸结合的。皇岗站就是跟口岸一体化建成的,就是地底下是铁路,上面就是口岸。铁路部门跟口岸部门完全是两个,口岸就是国家的执法机关,很难整的,但是我们也把他搞在一起了。

地铁二期的情况不一样了,相当于延伸到外面去了,就有一部分土地出来,所以我们在做轨道交通规划的时候,沿线全部做了土地利用规划,每个站点都做了土地利用规划、详规,做了地面交通规划,二期做了30多个公交站,每一块都拿了土地。

二期轨道交通做了一批交通枢纽,这些枢纽都成为深圳的核心地区。深圳北站,这个照片还不是现在,现在大家可以看到,非常惹恼了,记得当年修这个站的时候草都有一人多高,但是现在大家看看深圳北是什么样。包括福田站周边,已经全部建成了。

这个是在二期的时候我们做的一些地铁上盖,地铁上盖最主要的用处是把它的土地收入和房地产的收入,两笔钱,一个是土地的收入,一个是卖房利用的收入,直接用于轨道交通建设。很多人都问招拍挂,我说简单一个道理,如果任何一个房地产商他说他愿意把他开发出来的利润都用于建铁路,那也可以,因为只有地铁公司把所有的利润,我说的是利润,不是分给股民的钱,是拿来交给政府来建地铁,如果是那样的话,招不招拍挂我个人认为都没有多大意义。所以大家老是在已有的规定上,他不知道那个规定是根本什么制定的,因为这个很明显。

现在我们又进行了三期的规划,三期已经建了7、9、11号线了,刚才说了3天以后11号线开,年底之前7、9号线要开。三期的时候,土地又多了一点,在我的印象里是搞了8块土地。我们三期的时候提出一个口号,政府就打算连资本金都不出了,所以在做这个的时候是做了一个闭环的,就是这么多土地里这么多钱,土地的这部分钱和经营得到的这部分钱分别作为两个50%,就是政府50%和企业分红。去年到今年票务收入是7000万,很少,一点点,因为我们投资1000亿,我们的非票务收入有4、5亿,就是说它已经明显增长,而且增长得很快,在以前还都是亏的。就是土地的开发利用明显的回馈了我们。

在全国里头,其他几个城市的老朋友们都告诉我,你别带这个头,我们是修铁路的,他给我们多少钱我们修多少,可是 忘记了一个问题,你建得起,你不一定用得起,后面的压力很大。

说说TOD发展存在的问题。

概念大家都清楚,土地和铁路捆绑在一起做是有好处的,最起码铁路运营公司手上有点闲钱,花起来也好一点,要么全部都是建设费用,你又不能动,经营收入你又不够,企业的负债率太高,银行贷款的利息评级又很低,所以一系列就造成了恶性循环,不可能走。但是我们在做这个过程中,就是这个三角形,对全区,尤其是对系统闭环的,我说的财政上,是经济上可持续的,三十年可连续的这种,二期虽然搞了4号线,现在搞了5号线,都是完整的PPP方式,但是在总的来说,在政府各个部门里头,对这个认识还不是很一致,有的认为很重要、有的认为不重要。

在体制上也不是很完善,就是原来国家自己建设,在建设的这一套过程中还不是很配套,每个部门执行的政策都脱节,尤其搞土地的时候,交通混在一起的时候,项目的立项,来源、资金就扯个不停。

11号线,我们现在进了地铁,是2012年4月份开的工,到现在是四年零两个月,但是大家可能都不知道,11号线是08年就开始在现在的机场跑道下开始修建的,那时候11号线还没立项呢,就是3天以后我们开通的轨道线,我们是2012年才开的工,国家才批下来,但是我们在08年就开始建设了。我经常想如果是这条线不走那条线,那机场跑道底下和T3底下那车站怎么算呢,那人要抓我了,犯罪了(笑),呵呵!这个政策不配套,这个里头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思路不清楚。比如说土地这件事情,到底是算给到铁路上去呢,还是按照这个东西算完了以后,这个铁路交给政府拍卖了,再把钱还给作为资本金注入呢?就是这种路径深圳市走了好多个了,我的感觉,各有各的好处,但是缺乏理论上把它重新整一遍。原来锐锋同志要我写一下《概念化丛书》,20万字,要一条一条我们怎么走过来这个事情,每一条线,5条线,我4个方式,还有我们现在又不一样,就是这个线怎么走过来的。

说说东部的事情。东部的情况,上午各位专家包括后面专家都会讲,我的感觉,从交通角度上来讲,就吸取一下我们现在特区内,包括我们这几个区发展的问题。

转型升级。转型升级对我们交通来说,最主要的是公共交通为主,小汽车迟早是祸害,你也没办法解决。前几天我们在深圳市搞了“禁摩限电”,弄得全国都关注,就是在地面上只能做减法,不能做加法,无论哪一种方式。我们深圳现在地铁1公里已经十几个亿了,加上拆迁4、5个亿,就算做下来,将来运营呢?我自己心里头有一本帐。

轨道交通有轨道交通内在的规律,多层次,要搞公共交通,还是轨道交通为主好,其他交通方式为辅,但是轨道交通也要分层次,刚才前面的讲者已经讲了,都做地铁是不可能的。我刚才也讲了,比如说国家铁路,国家操心;区域间的铁路,区域去操心;城市铁路由城市操心;区里头,除了积极申请交通枢纽,包括这些线路,区里要发挥自己的作用,就是更可能是向高端方面转移。我所谓的高端可不是高大上的,是解决最后1公里。

这些图都是概念性的,你可别把它当真,但是这个意思。我们现在把一部分居民地放在小微运量上去。要解决最后1公里,大家光发牢骚不行,要想想办法。相信大家在不同的城市都看到过类似的这些东西,但是怎么样把它做得最好,我们坪山、龙岗这边有个比亚迪,我看也在动脑筋解决这种小型化进入社区的问题。进入社区有几个问题:一个是怎么跟社区融合,环境上、背景上解决这个问题。你修得再多,我就说我们深圳修1000公里,也不可能解决。就在我们这个区域来说,深南路南北两侧,你想过一条路,容易吗?在我们的心里都觉得好像是两个世界,北环路两侧,我们一个街区。如果解决3、4平方公里内平均出行2、3公里,就是大家开车也别扭,不开车也别扭,很尴尬的,怎么办?那在这上面想办法。这里头有很多具体攻关的问题,今天的会议不好说,但是我觉得这方面是要引起我们的重视。这是我第二次在公共场合说这个问题,这是今后我们深圳市要攻克的一个大问题,这个问题到今天我觉得我是有信心可以解决的。

刚才提醒我要快一点,这个我就不说了。

好了,说说政府该怎么办?政府跟企业、跟市民之间确实要互动。作为政府来说,制定规则、监督市场,服务企业、服务市民,这是永久的课题,这是公共管理、社会服务里头。我觉得政府首先要明确一个理念,就是公共交通,小汽车一定要限制,尤其在坪山地区,不能随便就自由的蔓延出去,那这样会完蛋的。这是第一个理念问题。

第二,确实政府要想一想我们到底要建一个什么样的公交体系,你真有钱吗,或者说你钱不多,或者说你完全没有钱,作为政府,你可以采取这三种不同的方式,也举了一些例子,今天上午新加坡的讲者也讲了一些,我觉得都很有道理。

作为区政府来说,要做轨道的时候,有一件工作要做,就是沿线的土地利用规划一定要做好,就到底我们手上能拿多少钱、拿多少土地,这些土地是跟铁路发展商一起做,还是我做了以后卖给你,这是你们自己要想好的一个事情;确实要有个班子,深圳地铁之所以没走弯路,有这么一个体制,轨道交通指挥部、轨道办,包括跟各地、各区里头都有,班子一定要稳定,因为铁路一做就要做十年二十年,因为不可能国务院另设一个铁路局的编制,政府部门弄一个编制,但是这个活是十年二十年一直有的,所以作为区政府来说是应该有这么一个体制来解决城轨的问题,这是我的忠告,要不然今天换这个、明天换那个,中间就变了。在包括未来的经营权,和社会资本进来以后怎么样把责任和权利更清楚,还有一个监督的问题。现在我们票价,比如说我们现在搞PPP,PPP很重要的就是有一个考核,谁来考核?我们在龙华就专门引进了第三方,市民组织,市民作为评价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沿线各个社区里头市民广泛参加。

好了,一个铁路做得好不好真不是所谓的领导们,也不是我们这些或者是大家吧,这些专家们说好不好不算,真正好不好是老百姓说了算。老百姓说好,就是好!

谢谢大家!

 

本文来源:新浪财经

轨道 交通 赵鹏林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ad3
联合国人居署主任:对自发城市化说不 2016/12/27

联合国副秘书长、人居署执行主任华安·克洛斯站队规划城市化,认为自发城市化道路行不通,并对部分发展中国家正在重走发达国家的旧路感到担忧。他曾任巴塞罗那市市长,此前从事城市相关工作近30年,具有丰富的城市管理经验。他认为,只有规划城市化才能使城市真正发挥城市化的优势,成为创造财富、就业的源泉,共存包容、文化交流的理想之地。

下载PDF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