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80923164861

 

曹远征:经济为什么下滑?因体制不对使城市化受损

2016-07-24
0
分享到:

说明: IMG_256

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曹远征

【财经网讯】理论上城市化率要达到很高层次,经济增长才会下降。为什么中国经济增长会下滑?是因为体制设计不对,使城市化受到损害,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曹远征722日在新都市圈生态与未来城市峰会上作出表示。

曹远征表示,需要在体制上有调整:

首选,要解决城镇化问题,中国经济走到这一步,城市化是发展的基础,以城市来进行行政区划,调整是对的;

其次,土地政策问题,如果说大城市是不可避免的发展趋势,那么土地政策需要修改,更加的增加土地供给,满足居民迁入;

第三,转变政府职能,政府提供的服务要转变成公共服务,使它更具有对人的关怀,例如相关税制需要改变,鼓励城市文化教育和医疗等发展,从而提供更好的服务,增加发展。

以下为实录文字

曹远征:谢谢。非常高兴再次来到这个城市化主题的论坛。

刚才各位的演讲都是对城市化有很好的理解,但理想很好、现实很残酷。

我们看到城市化为什么对中国经济非常重要呢?你会看到这么一个图景,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告别两位数的经济增长,如果从国际比较中,刚刚李铁讲过,亚洲国家类似于日本1973年以后,韩国大概1998年以后都告别了两位数增长。但如果再仔细看一下中国不是韩国、中国不是日本,那时候的日本和韩国的城市化率高达70%,而中国只有56%,理论上城市化率要达到很高层次经济增长是有下来的,为什么经济增长还会下滑?那么只有一句话:我们的体制设计不对,使城市化受到了损害。而从城市化的角度来看,城市化还不是一个地的城市化,还不是房子的城市化,也不是地铁的城市化,而是人的城市化。如果是人的城市化,那么人不仅仅是经济问题,不仅仅是政治问题,不仅仅是社会问题,不仅仅是文化问题,不仅仅是生态问题,是政府提出的五位一体。所以我们才看到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改革城市化是人的城市化,是五位一体的改革,按照这个方向已经提出来了。

但从现实的进展来看,我们看到确实中国城市化有很大的发展,但似乎也有很多的问题,我想用三个问题来描述,而这三个问题可能是当前最关键需要突破和解决的问题。

第一,我们来看看中国城市化未来的方向是什么。我们先看看这个指标,大家知道从2014年以后中国房价就下跌了,去年开始回升,且出现了严重的增长,70个城市是在房价上升的,可是70个城市以外的城市销售的量都在下降。这告诉了我们一个什么现象?可能中国的城市化跟别的国家是不一样的,这就是刚才说的都市圈的问题,它是大城市似乎房地产还在发展,而小地方的房地产是否受到了严重的影响?2014年是中国的房地产的高点,这是需求的高点,从2014年开始中国户均住宅高与一套,人均住宅高于30平米。这是住宅的基本需求已经被满足了,而在过去的时间中,由于住宅的刚性的需求,而刚性的价格是上升的。价格进一步上升导致的改善者说,我再不改善就买不起了,提前改善,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的情况,这从98年中国的房改开始一直到2014年都是这种模式。但现在如果说基本需求满足,那么房价上升的可能性就不大,于是投资就过不来了,投资不过来房价也不会改善,为什么会看到2014年这个故事,这个故事中间出现了分化,大城市的房价在涨,小城市的不涨。

如果说房地产住宅的需求根发展机会和就业机会相关,大城市能提供较好的发展机会,人口往这边进,预示着它的房价就会上升,其实这也是全球的逻辑。刚才李铁说的全球大的都市圈都是这么一个格局,我们看我们的邻居俄罗斯,我在莫斯科的时候,它的房价是世界上最贵的?我问为什么这么贵?他们说俄国的1/6的人口居住在莫斯科。那么很可能对中国来说我们的城市化是大的都市圈的发展,而且是特大都市圈的发展。于是,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很可能是重点发展的区域。由于这样一个都市圈的出现,人口向这儿来聚集,那么出现了特大的城市圈,这种都市圈很可能超过东京、超过首尔、甚至是超过纽约,我们需要在体制上有调整:

1、解决城镇化。过去的是地域性的区划,城市是农村这样一个汪洋大海中出现的点,于是城市是要相互竞争的,从而才出现了主城区很大,旁边的小城市很小。如果我们看看京津冀的发展是不是就是这样的?北京和天津是两个大力发展的城市,一个朝北一个朝南,一个靠海一个靠山,这需要更高层次的发展。如果中国经济走到这一步,城市化是一个发展的基础,那么以城市来进行行政的区划,这个调整看来是对的。

2、如果说大城市是一个不可避免的发展趋势,那么我们的土地政策要改。可能你要抑制房价,不是限购;很可能要更加地增加土地的供给,满足居民迁入。看看北京市,除了主城区其他的还是农村,那么如果调整行政区划可以看得到,其实这个供地的余地还是在增加的,那么增加土地供应是不是房价就会得到某种程度的抑制,因为中国的房价高主要是地价高企,那么土地政策是不是应该有所调整?

3、政府的职能转变,城市是什么?城市是工作和居住的地方而不是一个钢筋水泥。那么政府在城市提供的服务是为人的服务,因此对城市政府来说,它要转变成公共服务,使它更具有公共服务的性质,使它更具有对人有更好的关怀,更加宜居的建设,能吸引更多人来建设。与此相关我们发现税制需要改变,今后很可能是消费税,鼓励这个城市的文化教育和医疗等方式的发展,从而提供更好的服务,增加发展,这些方面可能是一个方向,这是第一点。

第二,如果说作为一个城市,城市发展大规模的基础设施的建设,而且中国现在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欠账也很多,前两天北京大雨很多地方都受淹了。可是需要大规模投资的时候,你会发现有一个反差出现,拿今天的情况来说,政府的投资在大跃进,可能我们看到民间的投资今年政府就不到4%,那么为什么退步了?中国基础设施还需要有这么大的建设需求,按理说有很好的引领预期,可是不是这样的。我们发现这也是一个制度设计的问题。现在中国政府都在推行PPP,我本人从事PPP已经20多年了,做过中国很多的项目。我想说确实有很多的进展,但反过来说,在这个进展上为什么一再反复还要搞PPP?如果我们看,这是不是制度设计的问题,中国是没有特许经营的相关的法律制度安排,于是这个特许经营的安排很难政府跨届。我们一个基础设施需要50年、30年,但一届政府5年,下届政府是不是会维持这个合同就不知道,这有很大的风险。于是我们看到政府为了发展基础设施很着急,创造了一系列的融资工具,以土地质押来负债搞基础设施。但是另一方面,你会发现投资项目中融资的平台,资产负债表观察起来几乎没法儿做,到期就是东拉西扯,可是基础设施本身是不是专利?盈利并不是很关注,其实这是不对的。什么叫PPP,核心是付费的项目,如果说你是项目收入、项目现金能覆盖本项的费用,项目是可持续的,全球都有经验,那么核心就是特许经

第三,我们再说一个数据,城市化中间需要大量的金融支持。金融怎么来支持城市化?大家一再讨论到城市化的问题,更多人考虑是政府的责任,而政府更多是借用一种金融工具、地方融资平台的办法来从事基础设施的投资,来支持投融资的建设。于是会看到这是所谓政府的负债率越来越高,地方债务的可持续性也出现了金融风险。在人们讨论金融的中间,通常的一个问题是地方债务。其实坦率地说,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很严重,也很不严重。从很不严重的角度来讲,它的违约问题相对比较低,想想看美国的政府负债超过了100%,最健康的德国也在80%以上,中国在40%以上。第二中国地方政府负债更多是应用于投资了,不会血本无归。但你要强调中国政府的地方政策,最严重的一点是,如果你关注一下审计署的数字会发现,44.85%的债务发现在08年以后,因为看到债务期限的置换,中央政府发展置换地方政府债务。第二,是中国政府的债务主要是集中在基层,负债过于多。尽管每个主体并不是负很多债,但备不住这么多的主体。审计署的数字很惊讶,中国有2779个县,每个县都是一个城市的话,中国只有54个县没有政府债。

那么债务的管理就面临着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想这时候恐怕在金融和财政几个方面一定要注意。财政方面必须重新理清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责任的关系。刚刚提到了政府应该从一个建设性政府,转变为公共服务政府,以此来吸引民间投资,而不是政府大包大揽。第二,在金融方面应该是提供更多的金融支持的安排,这个安排最重要就是PPP的安排,通过项目融资来解决城市建设问题,这些方面恐怕要做一些工作。有这些工作,我们说中国的城市才能真正地放在一个坚实的建设基础上,而不是政府的单兵突击。也只有这样,才可能把现实跟未来的美好理想相结合,否则的话依然会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我的发言完了!谢谢!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体制 经济 曹远征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ad3
联合国人居署主任:对自发城市化说不 2016/12/27

联合国副秘书长、人居署执行主任华安·克洛斯站队规划城市化,认为自发城市化道路行不通,并对部分发展中国家正在重走发达国家的旧路感到担忧。他曾任巴塞罗那市市长,此前从事城市相关工作近30年,具有丰富的城市管理经验。他认为,只有规划城市化才能使城市真正发挥城市化的优势,成为创造财富、就业的源泉,共存包容、文化交流的理想之地。

下载PDF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