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80923164861

“希望永春能成为吸引世界眼光的小城”——世界级城市规划大师刘太格访谈

2016-07-21
0
分享到:

刘太格1407

刘太格审视永春大城关远景构想(县住建局/供图)

6月29-30日,被誉为“新加坡规划之父”、祖籍永春的刘太格回乡。在走访了中心城区及周边五个乡镇之后,刘太格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谈永春:抒情 浪漫 神秘

  梁白瑜(下文简称“梁”):此次是刘先生第几趟回永春了?

  刘太格(下文简称“刘”):第三趟了。第一回在20世纪80年代,第二回是2011年,今天是第三回。

  梁:感觉变化挺大吧?

  刘:是,很大。从城市来说,永春市容整修得非常好,我常说一个城市能做到“整齐”就有特色,永春不仅整齐而且立面还很精致,这个给我的印象很深。

  梁:您说过评价一座城市,一看外表景观一看城市功能,对于永春的城市功能,您觉得该如何定位呢?

  刘:我希望永春能成为一座抒情浪漫的小城。永春还有大片田野,这是新加坡所没有的,是让人很享受的田园。

新加坡人多,但我们的经验是每12平方公里的土地可以满足20万人口,其中住宅用地还不到50%,每栋楼房平均是12层;永春密度小,地广人稀,完全没有必要做高楼、特高楼,可以在山的缓坡上建设,不要高,高就会破坏山体了,再建起主要功能为观景的道路,永春是可以成为很有特色的“幸福小城”的。

欧洲有些小山城的建设对永春有很好的借鉴作用,因为它们同样是人少地多。它们的街道很窄,广场也很小,走起来有些神秘,因此对全世界的人都有吸引力,希望永春也能成为吸引世界眼光的小城。

  梁:您曾形容大城市如富豪、中等城市如教授,而小城则如乡村姑娘,永春应该就如乡村姑娘。

  刘:对。城市跟人一样,应该有身份特点。一个清纯的乡村姑娘如果穿得像贵妇,那就不妥了。小地方有小的魅力,永春的小城风味很浓,这里中心城区的横向建筑比较多,高楼少,这是一个值得保留的特点,希望今后建楼时也能够控制高度。

  梁:对于今天您走过的周边乡镇的建设呢?

  刘:我现在还说不太好,我了解的还不够。总体来说,周边建设可以与中心城区更紧凑些,淡化界限,成为一体,应该向心发展。

  梁:您刚才在路上说了这样一句话:有的地方钱花得越少越有效果。

  刘:是的。上一次回来,我就说永春的城市规划重点在于不破坏,保护好山水,看得见山听得到水。只要将基本功练好,比如美化环境、便利交通、无污染、居者有其屋等,永春一定可以发展得很好。

  梁:您为永春的城市建设提出了许多好建议,这些建议中,哪一条是最重要的呢?

  刘:控制楼房的高度。

  梁:您的父亲是出生在永春,他生前跟您谈过永春吗?

  刘:不太多。不过,他90岁生日的时候,有人问他长寿的秘诀是什么,他说有很多,比如饮食、睡眠、运动等等,最重要的是选好出生地。哈哈哈。

谈规划:建筑的合唱

  梁:您作为世界级城市规划大师,在刚刚建设新加坡时,也曾听到一些消极的声音,不过您和您的同事坚持了下来,最后成功了。

  刘:那时在1985年左右,一些西方朋友到新加坡来,说新加坡很单调。我跟同事们说不要管他们,50年后就可以有欧美城市那样的多元热闹的氛围。没想到才10年,新加坡就获得了全世界的认可。之所以这么快,也是因为我们的基本工作做得好,很多人喜欢来。

  梁:新加坡的成功也是华人规划的成功。

  刘:其实,我是将新加坡作为城市规划的试验室,至今城市规划这门科学,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探索。新加坡的成功经验在于她既中西合璧又不同于中西。

  梁:您开始为新加坡做城市规划的时候,遇到不少困难吧?

  刘:我觉得一个人的学历、聪明都不足以完成这么大的一件事,因此我和我的同事(14800人),我和其中的200人做研究工作,我们是边工作边试验。

  梁:很早以前,您就说过“城市骨架、功能、机理做好了,繁华会自动产生”。

  刘:是的。新加坡是这样。但是我觉得永春与新加坡不同,永春不一定要“繁华”,要抒情浪漫,哈哈哈,适当的地点要热闹但不一定要繁华。

  梁:曾经的新加坡是否也会在旧城区改造上出现一些困难?

  刘:发生过。不过很快就解决了。住惯平房一下子不习惯住高楼,甚至发生过猪农将猪养进高楼组屋的荒谬事。不过,我们将新区的基础设施尽量做好做足,包括通风、日照、水电供应,还有交通、教育、市场等生活配套,还有很重要的是创造就业机会。为了让市民放心,我们将电梯做得很好,首先不容易出故障,其次有了问题,管理人员会比居民更早知道然后处理好。所以很快,不再是政府要改造旧区,反而是住在旧区的人要求政府去做。

  梁:新加坡的成功经验并不是每个地方都学得到或学得了的,但是作为城市规划,有没有一些基本的准则呢?

  刘:还是练好基本功。如果着急要把城市做得热闹,一不小心可能会将她弄成主题公园,但是我们不要主题公园,而是要城市。因此只要将基本工作做好,你不让她繁华她也要繁华。

就像欧洲的那些名城都经历了几个世纪的发展,我们的城市规划也要长远打算。我始终认为,规划师应该抱着和土地谈恋爱的态度去规划。而一座城市是由很多建筑组合而成的,就像一个建筑的合唱团,领唱只能有一两个,如果每幢建筑都想领唱,都标新立异,那就成了主题公园而不是城市了。

谈成功:为提升民族尊严

  梁:令尊是著名画家,听说您年轻时也对画画很感兴趣,后来为何会专注于规划专业呢?

  刘:我父亲是刘海粟先生的学生,后来他又去巴黎呆了6年。我舅舅陈人浩也是画家和书法家,我同样受到他的影响,因此也想成为艺术家。中学毕业时,我打算回中国学画,后来母亲告诉我可以考虑一下澳洲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建筑学课程。为了满足母亲的愿望,我同意了,但还是提出要边学画画。

到了第4年,我突然意识到建筑才是我要选择的职业,因此我决定专攻建筑。虽然我一直都对绘画和书法抱有很大兴趣。再后来到美国耶鲁大学学习城市规划专业。

  梁:您是世界级的规划大师,但成功肯定来之不易吧?

  刘:我小时候有过两个经历上的刺激,一个是日本占据新马,我心里一直期望能够不再受欺辱;后来新马是英国殖民地,我觉得很茫然,找不到自己国家的感觉。中学时,得知周恩来到印尼去,和很多国家签订了和平共存的协议,我这才知道中国人在国际上是可以有地位的,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而我作为华裔,下决心要将自己培养成有世界水平的人。

17岁我到澳洲读书,为了讲好英文,我坚持不仅专业读得好而且英文也要达到欧美人认可的水平。那时,每周日到周五,我都不和华人见面,只见洋人说英语。

  梁:是您的决心让您这么刻苦吗?

  刘:我觉得一个国家要得到别国的尊重,不仅经济、政治要做好,更重要的是把人做好,提升民族的尊严,这样世界各地人士才会无条件地尊重我们。

  梁:您先学建筑后学规划,这为您从事城市规划一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刘:城市的“大夫”远比“裁缝”重要,大夫从根本上把病治好,裁缝却只能做到外在的美化。

  梁:出任新加坡建屋局副局长时,您还不到40岁,就力争将新加坡组屋的定位从“low”(廉价)转换成“public”(公众),而“public”也使得新加坡的组屋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刘:很少国家的公共住宅能象新加坡一样,被公众和建筑界来讨论的,这使我很骄傲!中国有古训“有恒产者有恒心”、“居者有其屋”,我觉得让每一个住得起不错的房子是我们的责任。

  梁:这些年来,您也为中国不少城市做过规划吧?

  刘:山东、北京、天津、重庆、成都、厦门、珠海、扬州等一些地方。这次在福建走了比较多的地方,对泉州及闽南的大部分地区,以前我是不了解的,以前只是比较了解厦门、福州的规划。我关于规划的知识,很侥幸能够与新加坡共享,而作为华裔,我也希望能与中国共享。

  梁:刘先生说过搞规划是和土地谈恋爱。

  刘:哈哈,要把目光放远胆子放大,要爱土地才能避免土地被滥用被破坏。

 

本文来源:桃源乡讯,发表于2014年7月。

 

刘太格 永春 城市规划 小城 访谈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ad3
联合国人居署主任:对自发城市化说不 2016/12/27

联合国副秘书长、人居署执行主任华安·克洛斯站队规划城市化,认为自发城市化道路行不通,并对部分发展中国家正在重走发达国家的旧路感到担忧。他曾任巴塞罗那市市长,此前从事城市相关工作近30年,具有丰富的城市管理经验。他认为,只有规划城市化才能使城市真正发挥城市化的优势,成为创造财富、就业的源泉,共存包容、文化交流的理想之地。

下载PDF
ad3